menu

杜祥琬院士:美國走了 《巴黎協議》還在

類別:媒體聚焦發布時間:2017-06-16 瀏覽人次:918
分享到:

美國當地時間6月1日下午,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用損害美國經濟而去“贏得外國和全球活動家贊揚”的《巴黎協議》say no。美國以退出《巴黎協議》的方式,支持本國發展煤炭和石油工業,促進美國經濟增長與就業,引起國內國際社會一片嘩然。

那么,應該如何看待美國退出《巴黎協議》所帶來的變化和影響?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,《巴黎協議》依然會堅持什么……為了解答這些問題,本刊記者對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名譽主任、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進行了專訪。

中國石油石化:杜院士,您好!您怎樣看待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《巴黎協議》所產生的變化和影響?

杜祥琬:美國退出《巴黎協議》的影響和變化體現在三方面。

首先,最直接的影響在于對美國的國際信譽和道義形象造成傷害?!棟屠櫳欏肥竊?015年12月召開的全球氣候大會上,由包括美國在內的195個國家共同努力,達成的應對氣候變化的文本。美國作為成員之一,應當履行自己所承諾的責任。

其次,美國退出《巴黎協議》,將對美國國家層面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和能源政策造成實際影響。但這種影響是部分的,并非能對美國應對氣候變化和能源政策產生自上而下的整體性影響,因為美國很多州的氣候變化政策和能源政策是具有一定獨立性的。

最后,美國退出《巴黎協議》,將對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談判、履行《巴黎協議》進程的有效性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力度產生一定影響。因為氣候變化是真正需要所有參與國認真對待的事情。美國的退出,增加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負擔和應對氣候變化談判的難度。世界各國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來推進應對氣候變化進程和談判。包括通過五年一度的審評不斷提高各國應對氣候變化力度,完成全球升溫不超過2度甚至1.5度的目標;在氣候變化談判進程中,會出現一些新的困難,都增加了世界各國所需要付出的努力。

中國石油石化:退出《巴黎協議》后,美國的氣候變化和能源政策走向會有怎樣的變化?

杜祥琬:特朗普主張復興煤炭業,增加對煤炭的利用。他否定了奧巴馬的《清潔能源計劃》,承諾支持發展石油和天然氣行業;對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想法也與奧巴馬不同;甚至奧巴馬在任期間,美國做出的國家自主貢獻承諾在他這里也不算數了。美國不兌現之前的減排承諾,可能也將免除向應對氣候變化提供資金和科研投入。這些變化會對美國的氣候變化政策和能源政策產生一定影響。

雖然美國宣布退出《巴黎協議》的行動已經影響到美國的氣候變化和能源政策,以及能源資金的傾斜,但退出行動的完成是需要時間的,美國退出行動的未來發展還有待觀察。

不變

中國石油石化:在您看來,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,不受美國退出《巴黎協議》影響的方面有哪些?

杜祥琬:首先,氣候變化科學不變。氣候變化科學是客觀的,理論基礎是堅實的,各種實際測量對氣候變化理論的驗證是越來越肯定和明確的。

對氣候變化的科學認識包含三個層次:一是對氣候變化本身的認識,即氣候到底在發生著什么變化。一方面,有許多觀測事實、變暖趨勢和極端天氣頻發等大量數據為依據,另一方面,有堅實理性認識的現代氣候變化科學為理論基礎。二是現代氣候變化的原因包括人為因素和自然因素。人為因素是人為活動導致大氣溫室氣體濃度升高;自然因素包括海洋對CO2的吸收,等等。氣候變化是二者相互作用產生的結果。當代的氣候變化研究注重人類活動因素,因為人為因素對氣候變化的影響越來越明顯和緊密。三是氣候變化的影響與后果有利有弊,但氣候變化對人類和地球造成的不利影響越來越嚴重,最后的發展會導向發生災變的臨界點。

其次,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大趨勢和大方向不變。應對氣候變化是為了全球和全人類的可持續發展,引導世界走綠色低碳發展道路。這個大趨勢是改變不了的。因為,這是全世界命運共同體可持續發展本身的需求。

再次,包括中國、歐盟在內的全球100多個國家還會為繼續履行《巴黎協議》而努力。雖然中美兩國的氣候變化合作會受到一定影響,但中國與歐盟、“金磚五國”和其他各國合作推動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會繼續。

向前看

中國石油石化:據悉,美國三大州——紐約州、加利福尼亞州和華盛頓州有可能結盟,努力維護《巴黎協議》;而像??松梨諍虰P這樣的傳統石油企業也對《巴黎協議》表示支持。您如何看待美國國內的這些反映?

杜祥琬:在美國,很多州政府的氣候變化政策和能源政策具有一定獨立性。特朗普想要大力發展煤炭業,但天然氣和頁巖氣目前在美國比煤炭還便宜。所以,特朗普能否完全按照自己所希望的去振興煤炭業,就不僅是政府之手在起作用,而且要考慮到市場這只手的作用。至于一些大的能源企業也不是完全認同美國退出《巴黎協議》。在氣候變化問題上,國際企業、市場、美國地方政府和城市各有各的利益,不是所有的企業、市場和美國所有的州都跟著特朗普的能源政策轉。

中國石油石化:中國和美國是世界上應對氣候變化的兩個大國。美國宣布退出《巴黎協議》,原本由美國承擔的責任要由誰來承擔?

杜祥琬:一個世界大國要盡責任。美國作為發達國家必需承擔應對氣候變化的相應責任。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,會繼續履行自己承諾的責任。但中國和國際社會可能要多費口舌,給美國施加壓力,把美國拉回到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中來。但這不等于美國不干的事要由別國來干。世界不是領導和被領導的關系,不存在美國不領導了,讓中國來領導。我們主張共同攜手、合作共贏。這是我們的態度。